豆奶视频a片

武媚娘在顾盼盼追星一样的跟随下,跟着李宽离开了江都县县衙。

【恭喜宿主踏出我是神探的第一步,破解案件一个,奖励五百积分。】

李宽刚刚离开县衙,一向懒惰的系统居然就有了动静。

破一个案件就奖励五百积分?

这个系统啥时候这么大方了?

要是这样的话,自己多破几个案子,岂不是就不用老是担心积分不够用了?

“系统,是每破一个案子就奖励五百积分吗?”

【你想多了!这是你破的第一个案子,又是杀人案,所以奖励五百积分。】

难怪!

李宽觉得这才是系统的正常表现啊。

不过,武媚娘破的案子也能算在自己头上,这一次的任务,也算是比较够意思了。

“王爷,这杀人案已经破了,那我们明天还来这江都县衙吗?”

白嫩包子脸美女吊带短裙秀纤细四肢笑容甜美图片

武媚娘跟李宽上了同一辆马车,王玄策识趣的自己骑着马跟着后面。

反正有席君买陪着自己说话,倒也不觉得无聊。

“来啊,为什么不来?这江都县除了这个杀人案,应该每天都会有一些鸡皮蒜毛的小案子吧,我们也过去一起看看。”

连杀人大案都这么轻松的破解了。

而这破解过程,完成展露了武媚娘对人心的把握,对说话技巧的掌控,对压力施加的技巧,这让李宽很是期待接下来的案子会是如何进展?

会不会跟三国演义里的庞统一样,一天时间就把累计了一个月,甚至是几个月的各种案子都给破了呢?

自己这个【我是神探】的奇葩任务,是不是很快就有希望完成了?

到时候,额外开放的兑换界面,能够兑换到什么东西呢?

“行,我们去再过去看看吧。不过,我们这次是来巡视新式水稻推广的事情的,一直待在县衙,会不会不大好呢?”

武媚娘莫名的想到了顾盼盼那火热的眼神,心里有点发虚。

怎么对付男人,她很有信心。

当初自己母女三人在长安城的时候,也不是没有一些人口花花的想要看看能不能占到什么便宜,最终都没有讨到好。

可是这个顾盼盼有点不一样啊。

自己还从来没见碰到过这种局面呢。

早知道今天就不女扮男装的跟着王爷了。

……

江都县县衙后院。

顾炼大多数时候都是在这里居住。

虽然顾家在扬州也有自己的宅子,不过大多数的县令都是居住在县衙之中,顾炼也只好随大流。

好在江都县作为一个上上县,县衙建设的倒也不差,后院里面,不比一般的富贵人家差到哪里去。

“阿耶,你说那武郎君那么厉害,为何楚王殿下前两天不带他过来呢?”

晚饭的时候,顾盼盼还是满脑子都是武媚娘的身影,说什么都能跟她扯到关系。

“盼盼,你问我,我去问谁啊?人家肯定是楚王殿下身边的能人,有几分本事也是很正常的。”

顾炼叹了口气,觉得自己养了十几年的菘菜,要被猪给拱了。

不过,要是真能嫁给楚王殿下身边的幕僚,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?

只是,自己就一个女儿,要是远嫁长安城,这辈子想要再见面,可就难了。

“这楚王殿下巡视天下,会在扬州待多久呢?下一站去到哪里呢?”

“为父不知道楚王殿下会在扬州待多久,但是扬州往下就是苏州和杭州,特别是那苏州,水稻种植面积冠绝江南,殿下是肯定会去的。”

顾盼盼以前对衙门里的事情,一向是没有兴趣,但是今晚却是问东问西的问了不少。

好在顾炼今天的心情还不错,倒是认真的给她解答了一番。

“阿耶,府里面在苏州和杭州不是都有不少产业吗,之前你不是想让我找时间去看一看,搞清楚自己家里的产业情况,我觉得阿耶你这个建议很不错,我也不能整天只顾玩乐,也要替阿耶分担一下负担。阿耶作为江都县令,也不方便随意去苏州和杭州,那么女儿最近找个时间,跟顾管家一起去这些地方看看吧。”

顾炼:……

自己这两年跟她说过多少次这事了,每次顾盼盼都是顾左右而言他,就是不肯离开扬州城一步。

至于府上的各种产业,她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。

天天热衷于参加扬州城里各种各样的诗会,想着才[豆豆 ]子佳人的事情。

如今,不过是一日功夫,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。

自己这个心啊……

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啊。

“阿耶,你倒是点个头嘛。”

看到顾炼居然沉默的夹了一块肉放在嘴里,没有回答自己的问话,顾盼盼追问了一句。

“盼盼,那武郎君,真有那么好吗?”

顾夫人在一旁也有点看不下去了。

“阿娘,你那是不知道,要是早个十几年你看到武郎君,那估计就没有我阿耶什么事情了,说不准我都没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呢。”

顾炼一脸黑线,继续吃着自己的饭。

不过心中却是默默的思索了一下,自己有那么丑吗?

当年自己也是玉树临风,英俊潇洒,风流倜傥,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啊。

要不然怎么能够有机会娶得扬州第一美人?

“咳咳!”

顾夫人一口汤没有吞下去,差点噎着了。

自己这个女儿,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。

不过,这倒是让她对这个武郎君提起了兴趣。

到底是什么人物,居然只是见了一面,就把自己女儿的魂都给勾走了?

“老爷,那武郎君,真的有盼盼说的那么不凡?”

二比一!

顾炼倒也不敢继续沉默下去了。

没办法,别看在县衙里头,自己掌握着一帮人的生杀大权。

但是在后院里头,却是……

哎,一言难尽。

“能够让楚王殿下带在身边的,有几个人是不凡的?”

在自己夫人和女儿面前要夸奖别的男人,顾炼觉得浑身都别扭。

“我吃饱了,你们吃吧。”

“啊?阿耶,你平时都要吃三碗饭的,今天怎么才吃了一碗就不吃了?”

顾盼盼有点不明白为何自己阿耶今天的饭量下降的这么厉害。

……

江都县的一处豪宅,是扬州刺史给安排给李宽的临时居所。

“媚娘,今天你这一出,可是把那顾县令和江都县的胥吏都给震惊了啊,估计好多人今晚都要睡不着觉呢。”

对于断案,李宽虽然看过不少电影电视,但是论到他自己上的时候,其实并没有什么头绪。

就像是这次的杀人案,李宽也是听了几天,也没有找到特别好的方法。

但是武媚娘今天只不过是跟着自己去听了一下,就有了这么惊艳的表现,确实让人感到意外。

“王爷,这一次有很大的偶然因素在那里。要是碰到一个心理素质比较好的犯人,那我这样是套不出他的话来的,甚至会重现陷入顾县令那样的死循环之中。”

武媚娘虽然心中甚是开心,不过表现出来的态度倒是很谦虚。

事实上,她也确实认为今天的破案没有什么难度,只不过是举手投足之间的事情。

“这就足够了,明天我们再去县衙,让顾县令把最近还没有断案的案子的卷宗全部都找出来,我们也当一回造福百姓的好钦差。”

李宽还想着赶紧多断几个案子,好多挣一些积分,多兑换一些物品出来。

不说其他,单单是特殊钢,如果不是因为积分有限,李宽就像兑换个几十几百吨出来,锻造一批绝世兵器,那个场面,绝对是很震撼。

可惜,到现在为止,他兑换的特殊钢,加起来都还不到一吨。

积分有限啊!

五十个积分才能兑换一斤特殊钢,这价格,实在有点贵。

毕竟,系统跟随了李宽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积分超过一千的时候呢。

这一次,只是断了一个案子就奖励了五百积分,不管是因为案件是杀人案,还是因为这是第一个案件,至少可以说明这一次的任务,奖励是丰厚的。

这么好的挣积分机会,李宽怎么舍得放弃?

“王爷,一切都听你的。”

武媚娘微微一笑很倾城,让李宽忍不住恍惚了一下。

本来她的身材就算是很不错的,而穿了新式的亵衣之后,那种轮廓感就更加的明显了。

李宽觉得自己这一年,估计要忍的很痛苦了。

当然,指不定哪天……

……

江都县衙,顾炼跟往常一样起床吃早饭。

“顾县令,楚王殿下来了。”

一口粟米粥才咽下去,就有胥吏进来给顾炼汇报消息。

“楚王殿下来了?那个武郎君有跟着一起来不?”

顾盼盼不管自己阿耶心情如何,赶紧插了一句话。

“来了,楚王殿下今天带的人跟昨天是同一批人。刚刚已经让胥吏把最近的案卷,特别是还没有破的案卷全部抱出来给他看了。”

胥吏有点忐忑的看了一眼顾炼。

在县衙里做的久了,自然知道不可能所有的案子都能够经得起推敲。

有的时候,有意无意的,一些案子就会草草结案。

而又的时候,有意无意的,一些案子会一直没有办法结案。

楚王殿下可是大唐的亲王,如今有贵为黜陟使,哪怕是扬州刺史见了他,也得矮三分。

如今这么一位大人物,整天就往江都县衙跑,这由不得让大家不多想啊。

莫不成有谁在楚王殿下那里说了江都县的坏话?

还是楚王殿下听到了什么风声,这次是专门来差江都县的?

不管是哪一种,江都县上上下下的官吏,都没有人认为李宽整天待在江都县衙,会是一件对他们有好处的事情。

“身正不怕影子斜,楚王殿下要查阅,那就让他查吧。”

顾炼深吸一口气,也没有心情继续吃早饭了。

“阿耶,你不吃了吗?我还没有吃完呢。”

顾盼盼看到自家阿耶起身准备往外走,不满的嘟囔了一句。

“你继续吃就行了,为父要去县衙了公干了。”

“可是我想跟你一起去啊,你不吃了,我岂不是也不能吃了。”

“盼盼,别闹,这一次楚王殿下指不定是听信了谁的谗言,要拿为父开刀了,你就别添乱了。”

顾炼面色复杂的说出了这么一番话。

这种局面,自然不是他希望看到的。

作为顾家的头面人物,顾炼其实也并没有多么在乎这个县令的位置,哪怕是去职了,江都县的很多事情,仍然还是他说了算。

毕竟,作为扬州府有数的名门望族,顾家的底蕴还是很深厚的。

各个县衙的胥吏,甚至是一些乡里的里正,都是顾家的人。

但是,他这几天也是疯狂的打听了一番楚王殿下这几年的事迹。

说实在的,他现在心有点虚。

虽然他自认为没有做什么亏心事,没有什么明显的贪墨行为,但是这位楚王殿下,他不是按常理出牌的人啊。

谁知道他会不会借自己人头一用,以期达到其他的什么目的呢?

“阿耶,不应该啊,我看昨天那武郎君审理案子,也是有礼有节有据的啊,应该也是讲道理的人。”

顾盼盼看到自己阿耶突然之间神情变得这么严肃,脸上也有点慌乱。

这楚王殿下如果真是冲着自己阿耶去的,那自己和武郎君,还有什么戏吗?

“希望如此吧。”

顾炼强压下心中的担忧之情,露出了一个略显僵硬的笑容,往前院走去。

“阿耶,等我,我也要过去。”

顾盼盼也不吃早餐了,迈起那筷子一样的一双大长腿,跟在顾炼后面。

而县衙的大堂旁边的一处房间里,武媚娘正快速的翻阅着卷宗。

“王爷,这个案子应该可以破。”

“这个难度也不是很大,媚娘有信心可以当日找出结果。”

武媚娘一目十行的看着手中的案卷,优选将自己有把握的挑选出来。

虽然她不知道李宽为何突然对破案这么感兴趣,但是既然是李宽喜欢,那她自然是要尽可能的先破几个案子再说。

“好,那今天我们就先审这两个案子,就当是练练手了。”

天大地大,现在是兑换积分最大。

李宽现在是一门心思的想要多破几个案子。

这让刚刚走到门口的顾炼,心情复杂无比。

楚王殿下,您可不可以去别的地方练手啊?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