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龙果视频最新版下载

由于与秦叶已经谈的妥当,接下来的气氛就十分融洽。 秦叶也就算暂时在袁家站稳了脚跟。大长老点头表示满意,袁星更不用说,袁少游是自己的儿子,更是向着秦叶。可以说秦叶露得这一手直接将袁家变成了自己的半个后花园。

谈罢之后就开始摆宴庆贺,提到酒宴自然少不了酒。酒这种东西在哪个世界都少不了。而且苍穹大6的酒劲更是浓烈,喝酒更是易醉。一到酒桌上,先前还是一瘸一拐的五长老又来了精神。

五长老主动走到秦叶的身旁,一把搂住秦叶的脖子说道:“小子,虽然你打败了我,但是我不服。刚刚家主与大长老说了,现在我们是一家人了,不能再打打杀杀,要以和为贵。今日我们就比比喝酒。若是你能在酒桌上战胜我,那我就心服口服。”

五长老说完,在场的几位长老都乐了。也都跟着起哄道,气氛是越来越浓烈了。

这哪是以和为贵,这分明就是以喝为贵。看来今天要躺着回去了,秦叶心中想到。

“既然五长老这样说了,那晚辈只能奉陪。来干!”秦叶也是决心奉陪到底。

一旁的二公子袁少游此刻直接起开一坛酒,给座位上的人一一倒酒。先是从父亲开始,然后是秦叶。在往下二长老等依次按照顺序倒酒。大长老此刻早已离去,通常大长老都是安心在自己的住处静养,平时栽栽花,种种草。对外面的事情不闻不问。

但今日袁少游对父亲袁星说用袁家最高的礼仪来迎接秦少,袁星对着自己的儿子是相当重视,就将大长老请了出来。不过大长老来了也没白来,见识到了秦叶与五长老的对决,也是对秦叶这个年轻人相当满意。同时对自家小辈也是甚是满意,感受到后继有人,是老人最大的快事。

放下大长老回去暂且不说,这边酒桌上喝的是热火朝天。先是袁星领头,与秦叶喝了一杯。接着几位长老一杯接着一杯敬向秦叶。尤其是五长老,更是来劲。喝着喝着也顾不得身份了。与秦叶开始称兄道弟。

俗话说酒是好东西,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。这顿喝完之后,秦叶与袁家的距离又拉近了一大步。由于不停地推杯换盏,秦叶头脑也有些晕头转向,而五长老更是喝的烂醉如泥,说话都前言不搭后语。

“来来,继续喝,谁怂谁是孙子。”五长老醉醺醺地说道。

“不干,你给我当孙子我都嫌丢人。又矮又搓,还没有本事!”秦叶说完又端起酒杯,不过并没有找到嘴,而是都喝到了鼻子里去。

卡哇伊MM一组家居自拍图片

最后秦叶与五长老双双趴到了酒桌上,五长老被熊辉与熊亮两兄弟抬了回去。

袁星毕竟是一家之主,时时刻刻头脑都保持着清醒。即使此刻喝高了,也是将事情办得井井有条。“少游啊,快快扶着秦叶去休息,另外一定要找几位女子好好服侍秦叶,千万不能怠慢。”

袁少游听着父亲的话觉得说的很有道理,点头称是。搀着秦叶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住处,将自己的房间腾给了秦叶,而自己则是打算找个偏房住下。

将秦叶放到床上,袁少游又吩咐下人叫来了两位姿色不错的美女。袁家家大业大,美女自然是少不了的。不过那分跟谁比,若是跟齐烟钰,赵家两位小姐比的话,那还是天地想差。

“少游啊,你这是何意。这两位是谁。”秦叶惺忪的眼睛突然睁开。看着袁少游身边有两个人,似乎是两位女子。不过秦叶脑子已经僵住了,也没有多想。

“哦,秦少,这两个人是用来服侍您休息的。看你太累了,所以专程找这两位姐妹服侍你。”袁少游对着秦叶解释。秦少都醉成这个样子了,跟他说也是白说。

却是秦叶起初听着袁少游的话左耳听右耳出,但听到两姐妹是突然有些清醒了。是赵梦露与赵梦冰两姐妹吗?想到赵梦露秦叶还觉得十分温暖。当想到赵梦冰那张冰冷的面容,顿时清醒了许多,酒劲也被压了下去。

看到袁少游身旁站着两个衣衫褪去了大半的女子,秦叶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。“少游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袁少游看着有些清醒的秦叶,又将事情都说了一遍。袁少游在这边说着,秦叶却一边打量着眼前的两个女子。与齐烟钰、赵家两姐妹,还有那自己的未婚妻比,实在相差太远了,实在是难以下咽。

袁少游说完之后见到秦叶正一眼不扎地看着两女子,还以为秦少动心了。连忙说道:“秦少,时间不早了。您也该休息了,明日我再来找你。”

“嗯。好,你下去吧。今个是有些喝多了!”秦叶说道。秦叶说完,袁少游对着两名女子使了一个颜色,之后转身就离去。

“少游你回来,将这两人领走!”秦叶看着这两个女子还在房间,这算什么。

袁少游被秦叶这句话说愣了。之后又听秦叶一脸正色地说道:“少游,你以为我是这样的人吗?这种强迫人的事情我从来不做。带着两人下去吧!”

哎,袁家的家底还是差了点,姿色还是差了许多。秦叶自从见识到这些绝色美女之后,对着袁家的这两位女子自然不感兴趣。

在袁少游目瞪口呆的情况下,秦叶把他以及两位女子赶出了自己的屋子。之后关上房门,盖上大被独自睡了起来。随着躺下,一席春梦也是悄然来袭。

“赵梦冰啊赵梦冰,你也有今天!我救了你,你还对我恩将仇报,竟然追杀到天星城来,这会看你还往哪里跑!”秦叶看着面色绯红,晃晃悠悠的赵梦冰说道。

“你,你个卑鄙无耻的家伙,竟然敢对我下下药。快点放开我!”赵梦冰再也没有之前那样镇定自若,高高在上。此时却是一个弱女子,就连说话也是软弱无力,似乎是一头任人宰割的小绵羊。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