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咪官网地址

吴耀是松江市江南区,区议员的儿子。

简单解释一下这个区议员的大概权力和职能。由于整个第九特区是自治的,所以它的政治体系是区别于七区和八区的。九区下属的三大市内,各个行政区域是没有区长职位的,通俗来讲,负责治安管理的就是各个警司,比如黑街警司,南区警司等等。

而负责民政,民生的,就是区议会。而每个区议会都有首席议员,他们负责把整个区的问题带到市立法会,然后通过所有议员投票产生结果,来决定新政策是否推行。

首席议员内,有政F委任的,也有区域内通过民众选票推举上来的。而吴耀他爸吴文胜,就是民选的江南区首席议员。

由此可见,吴家在江南区的影响力是很高的,而这也是为什么袁克非得要让秃子给他介绍吴耀认识的原因。他不甘心像袁华一样,只在黑街这边搞一些利益争斗,而是要把目光放在更大更好的沃土上。

所以,袁克才借着秃子的人脉关系,新拉拢了四个年轻的小伙,准备一块做做药品行业。而这四个人无一例外,几乎部都是家境殷实的松江上流子弟。

……

晚上。

袁克并没有约见其他三个新朋友,而是只单独见了吴耀。

大皇宫内,一帮陪酒的姑娘正在哄着马仔跟班喝酒聊天,而袁克则是坐在最里侧的沙发边上,笑吟吟的冲着吴耀说道:“怎么样,小耀,跟我们一块掺和掺和药的买卖?”

吴耀摸了摸自己一头炸眼的红发,嘴角挂着微笑反问:“你跟我说实话,你是不是想收编我们?”

“呵呵。”袁克一笑。

纯洁无暇肌肤少女可爱甜美生活照

“你看你笑什么啊?咱都不是那种酒桌上说仙话的老头子,年轻人嘛,谈事儿还是轻松点的好。”吴耀吸了吸鼻子,话语直白的继续问道:“你给我交个实底儿,咱们到底是合作,还是收编?”

袁克斟酌半晌:“小耀,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。”

“你问。”

“在你眼里是利益重要,还是什么所谓的江湖座次重要?”袁克笑看对方。

吴耀一愣后,几乎不假思索的回应道:“出来做生意,当然利最重要了。”

“所以说嘛,我也不说咱是合作,还是收编。”袁克插手应道:“你先看我能给你带来多大利润,到时候你自然心里就有主次了。你的公司怎么运营我不管,每个月我只给你放货和规定销售任务。三个月后,你摸摸自己兜里的钱,咱们再谈。”

“可以。”吴耀考虑了半天后,果断点头。

“你要不想往货上压钱,那可以先给一小部分,剩下的等卖出去再付清。”袁克给出了很实惠的条件。

吴耀一愣:“你这样做,自己公司的人会不会不平衡啊?”

“你的钱,我私人给你垫,他们有啥不平衡的。”袁克既敞亮又大气的回应道。

“就冲你这句话,我跟你玩玩。”吴耀点着头,一口应了下来。

“来,干杯。”

“干了。”

二人举杯,一饮而尽。

三言两语把正事儿谈清楚后,屋内就开始醉生梦死了起来。吴耀不赌不抽,但却爱S,而且玩的贼浪,发明了不少夜场新玩法。

“来来,都先别吵了哈,玩一个游戏。”吴耀扯脖子喊了一声后,室内安静。

“玩啥啊?”

“抽龙。”

“啥是抽龙?”袁克是一个事业心极强的人,虽然以前也经常需要应酬,但却很少留意这种场合的一些玩法。

“简单。”吴耀闻声略有些兴奋的解释道:“一会把灯关了,找个妹妹把罩子脱下来,从左侧开始顺时针传递,然后妹妹转过身,闭着眼睛喊停,手里拿着罩子的人就站起来,然后继续抽。等第二个人也选出来,今晚这俩人就得嘿嘿嘿。”

袁克震惊:“在这儿嘿嘿嘿啊?”

“艹,哪能玩的那么大呢?去厕所就行。”吴耀挑着眉毛冲袁克说道:“呵呵,是不是有点刺激?!”

袁克一听回房间也就放心了,所以笑着点头:“嗯,挺刺激,那来吧。”

“来来来,开始吧。”吴耀搓了搓手掌。

“呵呵,耀哥,咱男的有点少,我叫几个少爷啊?”旁边的跟班问了一句。

“嗯,你去吧,”吴耀随意摆了摆手:“挑两个长的干净的。”

袁克一听这话,顿时笑了:“你还挺替姑娘考虑的哈,还知道给人家找长的干净的。”

话音落,屋内的姑娘们都是会心一笑,其中一个眨着眼睛说道:“袁哥,这个游戏可能会选出男女,也可能会……选出一对小兄弟的哦!”

袁克闻声僵住:“啥……啥意思?”

“你还没听明白吗?就是有可能得咱俩进厕所。”

吴耀扭过头,摆手喊道:“来,谁带润肤露了,先给克哥拿一瓶。”

“我可去NM的吧。”袁克立马站起来:“不行,这个我接受不了,你们玩,你们玩。”

“哈哈哈!”

众人闻声爆笑后,陪着袁克的姑娘冲他说道:“逗你呢,少爷是给耀哥叫的。游戏真选出一对小兄弟,你要不愿意去,可以喝酒,一次一瓶。”

“啊,这我就放心了。”袁克松了口气,缓缓坐下。

两三个小时后,酒局结束,众人都喝的烂醉,而袁克亲眼看见吴耀搂着一男一女乘车离开。最最重要的是,他还真管前台要了一瓶润肤露。

“太他妈病态了。”袁克很厌烦的看着吴耀的车,低头就吐了。

……

第二日一早,警司内。

秦禹刚上班就听见朱伟等人在办公区闲聊。

“不用想,这案子肯定是吴耀干的。”

“我也觉得老头没说假话。”

“哎,伟哥,你听说了吗?吴耀最近跟袁华混的挺近,外面有人说,他们两家公司要合作。”

“……!”

秦禹原本想去室内换一身新衣服,但听到众人的议论,顿时走过来问道:“什么事儿跟袁华有关系?”

朱伟回头:“你来了啊?”

“嗯,刚到就听你们在这儿讨论。”秦禹点头。

“就是儿子失踪案的那个最大嫌疑人吴耀,最近听说他跟袁克走的挺近,我们正聊这事儿呢。”朱伟解释了一句。

秦禹沉思半晌问道:“能确定这案子跟他有关系吗?”

“我不跟你说了嘛,这就是个明案。”朱伟凭借多年的经验回应道:“如果失踪的是个司长,署长千金啥的,估计吴耀早被抓了。”

秦禹一听朱伟这么说,立马吩咐了一句:“我去换个衣服,你把这案子的材料拿过来,一会咱俩研究研究这个吴耀。”

“你是不是听说袁克要跟他合作……呵呵!”朱伟表情很贱的问了半句。

“就你聪明。”秦禹扔下一句,转身离去。

……

另外一头。

枭哥躺在沙发上,右手攥着电话问道:“你确定他已经把货出了,是吗?”

“对,货已经出完好几天了,但钱一直没给咱们结。”电话内的人点头。

标签:

Related Post